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唯儿的博客

时尚前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把什么留给自己?---2014-11-20  

2014-11-21 21:17:32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把什么留给自己?---2014-11-20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韩国岁月号船长李准石犯下“重大过失罪”,被判入狱36年。  历史照片)

【原创】把什么留给自己?---2014-11-20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       (
泰坦尼克船长  艾德伍德  .约翰史密斯,与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入冰冷的大西洋。  历史照片)

【原创】把什么留给自己?---2014-11-20 - Koala - 见闻,评论,感悟分享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泰坦尼克号上的 生死告别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把什么留给自己?

 

 

        今年11月11日,国日报网转引英国广播公司(BBC)消息,因韩国“岁月号”客轮沉船事故,其船长李准石犯下“重大过失罪”,被判入狱36年。

    今年4月16日,韩国“岁月号”客轮,载有476人,在韩国屏风岛以北海域,意外进水并最终沉没,造成近300人遇难,10人下落不明,仅有172人获救。船上共有船务人员29人,其中22人生还,生还者中15人是负责船只航行的航务人员。

    在韩国“岁月号”客轮沉船惨剧中,船长李准石,率先弃船逃离,逃离后,他却晾晒被海水打湿的钞票,高喊着这是我的钱,生怕自己的财产受损,全然不顾即将沉没的“岁月号”客轮上乘客的安危。他已69岁,在他的余生中,把36年的漫长刑期留给自己。

    科技进步的今日,韩国“岁月号”面临沉没之际,船长等高级管理者,其文明、道德何以竟不如百年前的“泰坦尼克号”沉没时众多的船员的表现?  

    如果是中国的当今“土豪”、身家亿万的富人,遭遇类似“泰坦尼克号”那样的“最后时刻”,他们的表现又会如何?

    令人想起那古老命题:为人一生,应该把什么留给自己?

 

    再次品读着“泰坦尼克号”即将沉没于冰海前的那些耳熟能详的真实故事。

    百年前,“泰坦尼克号”上的船长、高级船务管理者、船员及那些“有身份的人”,诸如富豪、音乐家、设计师等,他们都把“人生最后时刻”留给自己,把生的希望留给船上的妇女和儿童:

    船长、大副、二副等高级管理者、众多船员,他们在船上比乘客更有条件逃生,但他们却把机会给了别人,把无望留给了自己。这不是一两名船员、水手这样做,而是几乎全部900多名船员、服务员、烧火司炉以至厨师都是这样选择的。这么大的一个群体,能做到如此,今天看来,仍是个奇迹;

   “泰坦尼克号”的8位音乐家在最后的时刻,带着自己心爱的乐器来到甲板上,沉著、平静地演奏乐曲,那飞翔的音符,体现了至死不向自然界的凶恶低头的人类高贵。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们把坚强、高贵留给自己;

   “泰坦尼克号”上有美国 “梅西百货公司”创始人斯特劳斯和妻子。发生海难百年后的今天,“梅西百货公司”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百货公司,座落在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上。事故发生后,斯特劳斯夫人几乎上了“8号救生艇”,但脚刚要踩到边,她突然改变了主意,又回来和斯特劳斯先生在一起,说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都生活在一起,你去的地方,我也去。”她把自己在艇里的位置给了一个年轻的女佣,还把自己的毛皮大衣也送给了这个女佣,说“我再也用不著它了!”   当有人向67岁的斯特劳斯先生提出,“我保证不会有人反对像您这样的老先生上小艇……”斯特劳斯坚定地回答,“我绝不会在别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。”然后挽著63岁的太太艾达的手臂,一对老夫妇蹒姗地走到甲板的藤椅坐下,静静地等待着。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们把坚贞的爱情、绅士风度留给自己;

       世界著名的管道大亨本杰明.古根海姆,当知道自己没有获救的机会时,穿上了最华丽的礼服,他说:“我要死得体面,像一个绅士。”他给太太留下的纸条写着:“这条船不会有任何一个女性因为我抢占了救生艇的位置,而剩在甲板上。我不会死得像一个畜生,会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。”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把男子汉的尊严留给自己;

    亿万富翁阿斯德,是全世界最富的人之一,他的资产,可以建造11艘“泰坦尼克号”巨轮。在“泰坦尼克号”要沉没之际,阿斯德搀扶著妻子马德琳到了4号救生艇旁边,对船员解释说,他妻子身体很弱,可不可以和她一起上艇照顾一下。船员回答说:“不行,先生,除非所有女士都先上了艇,否则不许男子上艇。” 阿斯德没有多说一句话,脱下手套送给了妻子,然后就退到甲板上,目送五个月身孕的年轻妻子上了小艇。当小艇飘飘悠悠地向远方划走时,他站在甲板上,点燃了一支雪茄。轮船沉没,船上倒下的大烟囱把他砸进冰冷的大西洋中。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把崇高的品行留给自己;

    船上第三号最高管理者、造船师安德鲁斯,毫无逃生的意念,他在最后的时刻,还痛悔地对一个女服务员说:“孩子,我没有给你造一条不会沉没的船。”虽然他并不是设计师,沉船并不是他的责任。但面对那么多乘客要随着“泰坦尼克号”沉入海底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具有拯救责任的男子汉,他无法再活下去,他要用生命这样巨大的代价,表达他的痛悔,他的尊严,他的负责到底的人道情怀。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把良知和反思留给自己。

   

    这些“泰坦尼克号”的音乐家,船长和那些船员,那些世界屈指可数的富人,他们在面对即将灭顶的海水,面对汹涌而至的死亡,怎么能有那么巨大的勇气,不奔不逃,坚守职责;怎么能有那样高尚的人道情操?

    这一切,仅仅用一句“勇敢”是无法全部解释的。欧洲有句谚语:“即使是一个英雄,在绝境中也会变成懦夫。”但“泰坦尼克号”却把无数普通人变成了英雄。在“最后的时刻”,他们把责任意识留给自己,高高举起的是人的价值、人的高贵、人的美丽。

  

    把什么留给自己,涉及一个人的境界。

    比尔·盖茨曾去中国海南,他发现在那里的农村,人们治疗结核病还在用上个世纪的方法。他感慨:“有些富人为什么不是把“慈善”,而是把“奢侈品”过多地留给自己?在“慈善”与“奢侈品”二者之间,把什么留给自己,的确需要一点情怀。”

    CCTV有一鉴宝的节目。每一件宝物的出场,都伴随一段故事,而且都称是几代相传。有些持宝人讲述宝物故事时还流下了眼泪,表示要一生拥有。持宝人离场的时候,他们总不会忘记问价格。现场专家的估价明显比同类宝物拍卖的价格要低时,持宝人的眼中仍流露出一些失落。 持宝人的潜意识里还是待价而沽,关注的还是价格而非宝物本身。看来很少有人真心想把宝物和它的故事留给自己,多数人是把价格留给自己。 

 

   那么,何不问一问自己:应该把什么留给了自己?

    人之初,性本善。人生一世,当把纯真善良、追求尊严、追求正义和真理等人生美德留给自己。

    还要 “找点空闲,找点时间”,把它留给自己,“带着孩子,常回家看看”年老的爹娘。

 

    但是,当今世界,金钱、权力使得一些人的纯朴天性发生改变,在欲望中迷失了自己,留给自己的就会是这样:

    据近日媒体报道,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(科级干部)涉嫌受贿、贪污、挪用公款,在其家中搜出现金约1.2亿元,黄金37公斤,房产手续68套,目前马超群正在接受调查。他将把漫长的刑期或被依法处决留给自己。

    为生计而忙碌的人们----

    本应把天性里的美好留给自己,如美德、健康,情感......却用疏忽潦草,权衡盘算,轻浅浮华,换取了满足虚荣的瞬间;

    本应把纯洁留给自己,却很轻松地就交出了,换取了“生存逻辑”、“成功策略”、“实用技巧”;

    本应把真诚留给自己,可经历一些变故之后,还是拿它做交换,换取了圆滑和世故,变得“成熟”;

    本应把进取和激情留给自己,却换取了浮华和功利;

    本应把少得可怜的悠闲的时间留给自己,却留给了应酬;     
  本应把这些世间的美好瞬间留给自己,以静静欣赏:如清晨青草上的露珠,庭院的花,天上的云和久违的夕阳和月色,虽然这只需的很少时间,但最终还是被自以为更有价值的事情所取代;

    ......


  那么,我们还能把什么留给自己?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以上皆为网络图片)   
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